第二阶段,2004年—2013年。这10年间,民航运价“上有天花板、下有地板”的局面改变,2004年公布的《民航国内航空运输价格改革方案》规定,国内民航票价以平均每客公里0.75元为基准价,上浮不超过25%,下浮不超过45%。2010年,机票定价下限取消,“一折票”等低价票变得合规,同年国内航线头等舱、公务舱票价放开。

另一方面,谁的承诺谁兑现。“不当家不知柴米贵”,只有让各级政府知道了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,才能更好地掂量清楚自己的钱包鼓不鼓。在落实“国标”的基础上,今后地方因地制宜拿出高于国家基础标准的地区标准,高出部分所需资金自行负担。有了财政的“紧箍咒”,各地花钱才不会大手大脚、没有约束,在上马重大民生工程时才会从严把关、谨慎行事,避免决策拍脑袋、实施拉饥荒的尴尬局面。